人民网评:蓬佩奥之流的“索赔妄想症”,得治!

人民网评:蓬佩奥之流的“索赔妄想症”,得治!
从美国刮起的一股向我国“追责”、对我国“索赔”的阴风愈吹愈烈。首要煽风者是美国一些高层政客如蓬佩奥、卢比奥之流和某些西方国家高官,跟风者中有以反华为业的媒体人,也有受利益集团指派的无良律师。他们要追之“责”,从所谓的我国“隐秘疫情”“信息不透明”,到“病毒制造者”“病毒之源”。他们欲索之“赔”,从开始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城镇律师所规划的“数十亿”美元,到最近一些人提出的数十万亿美元,可谓口无遮拦。要追“责”吗?很多事实证明:我国是第一个举全国之力控制住本国新冠疫情的国家,是第一个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极限地保护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国家,是第一个自动、无保留、全揭露、高透明地与包含美、欧在内的国际各国共享信息的国家,是第一个用大数据对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和病亡病例数字进行全掩盖核对和修订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在自己仍须持续防控的困难局势下向包含美欧在内的全国际120多个国家供给量力而行帮助的国家,是率先向世卫安排捐款相助的国家,更是力主以“人类命运一起体”理念推动全国际团结协作、一起抗疫的国家。事实上,假如要论“职责”,却是有人的确应当被追查。是谁长期无视世卫安排正告和我国供给信息的预警,对本国现已呈现的疫情无动于衷?是谁罔顾本国疾控部分和权威专家的主张,拒不采纳防控办法?是谁直到3月中旬仍盲目乐观,无视防控物资、配备缺少的实际和地方政府紧急呼声,形成疫情近乎失控?是谁游手好闲,热衷于甩锅推责,转嫁危机,不断用污名化、政治化、标签化手法诿过于人?又是谁在全球抗疫关键时刻中止赞助世卫安排,损坏国际抗疫协作,危害全人类利益?答案不言自明。正是向我国“追责”阴风的鼓吹者们!国际不应当向他们追责吗?吹阴风就可以把自己的罪责吹给别人吗?要索“赔”吗?于理,我国无责可追,天然也就无“赔”可索;于法,“索赔者”无法可依,纯属无理取闹和霸权霸凌,更有几分无赖;于情,国际前史上疫病多发,近年来埃博拉、美国大流感,何曾有人“索赔”?“索赔论”的首要依据是“毒源”,他们坚持将病毒来历“标签化”,彻底不管病毒溯源问题的严肃性、科学性,假造很多谎言和伪证,把“毒源”的帽子扣在我国头上。咱们没有与之过火“羁绊”,一是由于坚持以为科学溯源问题应交由专业人士调查研究,二是保全国际抗疫协作全局。至于“毒源”,《天然》《柳叶刀》等国际尖端专业刊物已刊载多篇研究陈述,指出新冠疫情在我国爆发,但源头并不一定在我国。多位美欧日专家以为,我国新冠病毒与欧美不属同代,病例寻源证明欧美疫情不是来自我国。美国媒体报道,在美国,新冠与流感稠浊,早于武汉。纽约州长科莫近称,纽约疫情来自欧洲与我国无关。已然有那么多有科学根据的陈述、文章、说话锋芒指向美国,为什么美国政府不给国际一个交待?为什么美国不约请世卫安排和各国专家去纽约等州调查?借新冠疫情向我国“追责”“索赔”看似法律问题,实为政治问题,其本质是美国和西方某些人根据从意识形态动身的政治成见和零和博弈的暗斗思想,坚持敌视我国的态度,把疫情政治化,对我国污名化。他们的意图有甩锅推责,寻觅替罪羔羊的一面,但远不止于此。从根本上说,他们重新冠疫情中看到了危机,预见西方(美国)百年主导地位面临应战,预见“大厦将倾”,企图想方设法扭转颓势。面临西方“团体逼赔”诡计,我国人天然而然起回忆起120年前的“八国联军”进北京迫使清政府承受“庚子赔款”的耻辱前史。本年又是庚子年,有人梦想重演前史,但国际已不是那个国际,我国更不是那个我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